肃征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

我喜欢看贪杯后迷离间烟云一般的缠绵,我喜欢看孟浪中红鸾锦被下律动的纯情,我喜欢看海外豪客踏蓬莱,世间美人做帝王,我喜欢看江湖千杯泯恩仇,长漠黄沙湮惊鸿,我喜欢看桌下紧握的双手,归家昏黄的光晕,橱中混杂的衣物,夜雨里静默等待的伞,冬日里呼吸交缠升腾起白气。

我相信浪子回头,我相信破镜重圆,我相信忽生欢喜,我相信歧路长情,云泥之别也会催生出花朵,飞鸿踏雪也会烙印下苍穹,我相信甬道的摩擦传递的是比快感更为深沉的东西,我相信红帆摩挲间的热意会一路烧进心底,像打开胸膛挤入了一颗太阳。

我相信有这样的日子,“手能够折下鲜花,嘴唇能够够到嘴唇”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