肃征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

这片黑暗中有太多未知,水星凌日、半影月食、木星合月,彗星是重重冰核与太阳擦出的火光,土星环是金星西沉带来的斑斓,极光是粒子抛射过光年的埋葬。黑洞禁锢着光的旅行,脉冲星的尘埃比烧红的铁水更沉重。

白矮星在爆炸中衰亡,恒星在爆炸中诞生。我身体中的每一颗原子都来自一颗撕裂的星球,我支配的血液中流动的元素先于我百亿年存在。

我能感到夏日的原野摩挲皮肤的簌簌战栗,虫豸在白云间跃动。我离去时听到书籍跌落的声音,摊开的一页却油印出留下。我拨动表盘,向另一个纬度呢喃。星云之后,我是一条河流,裹挟着古老与新生,在时空的荒原中奔驰。

从奇点到奇点,周而复始。

少年会老,量子会衰变,星球会坍陷,人类的荣光不过是宇宙中的毫厘分秒,故事与传说也不过是唇边时间的残烬。但从心尖捧出的火花,足以穿越黑暗。

自然喜爱矛盾,而光却不会说谎,自初始至终焉,掬一捧热泪以祈祷。

“绝不向黑夜请安,盲瞳中会怒放流星的灿烂。”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一梦白马过青州肃征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