肃征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

风起。

他听见林浪的翻卷,云海的潮动,号角声却似隐匿天边的新月,恍惚劈了出来,却又仿佛被未尽的长夜束缚了身形,影影绰绰不复真切。马蹄声鞺鞺鞳鞳地横冲直撞,无端忆起长安城的清笛,塞外胡姬的剑舞,光影陆离,明灭间击打在寒甲之上,不痛不痒,将战袍掠出一道湿淋淋的暗红。

他按住了剑柄,轻夹马肚,雾霭便似被孤舟划开的涨腻渭流,有如带着脂粉特有的浓香,片刻后又黏在一团。

他的爱人一骑而立,仿佛仍是春风得意的探花郎,眸中荡漾着秦淮河中葳蕤灯花,抑或是那个弃笔从戎的骠骑将军,掌心积蓄着斩断情思的静默决绝。他身后有远山般深浅不一的阴影,那是他的部将的尸体,宛如轰然倒下的兽的铁脊。

小将军,别来无恙。他想。

刹时,冷光乍出,剑鸣长虹。利刃迎着东方第一缕曦光。

云散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