肃征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

爱上你的文字,就像夜晚爱上黄昏,惊艳于你的醉美风韵,又恐长夜漫漫,夜凉如水,惊了你轻烟似的梦,只敢披上霞光,藏在星星后痴痴窥望。望你燎原万里,尽染江山;望你枕着归鸦的绒羽,与西楼的清笛缠绵悱恻,隐于暗涌,偷偷在天边为你点一盏归家的灯。

感谢你的到来,即便遗憾未曾相知,你仍是我最为瑰丽的梦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