肃征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

和我分别在岔路口的女孩,

今天扭伤了脚踝,

松开手掌之前,

转身辞别之后,

何人搀起你温暖的臂膊,抚慰你颤抖的身躯,

何人同你共看万里红霞,直到绯红也漫溯上你的脸颊,

何人与你穿梭在车水马龙中,顾盼神飞谈天说地年少恣意,

何人的眼中映着你明亮的眼眸,忽逢星临春水,三月暖意。

惊雀离枝,暗涌翻卷。

臆想是一轮烈日,乌天炙地,

妒忌是蒸干的海水下粗糙的沙粒,赤足前行。

我不敢转身。我不配转身。

我只配躲在毛玻璃后,坐拥一个人的冬季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