肃征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

迷瞪瞪地醒来 睫毛掀不起空气的一丝波澜 阳光透过窗帘 垂着眼皮溜进房间 抹出晚霞一般的光晕 像归鸟翎羽间埋藏的暮色 仿佛又回到三年前的午后 还未迈过时间的节点 一切从未发生 故事即将开始

评论

热度(1)